關燈
UID:1

遠東網的個人空間

這家伙很懶,什么都沒寫...

  • 553
    主題
  • 19
    廣播
  • 35
    聽眾
  • 6
    收聽
  • 430
    好友

如何進入遠東之門——編輯推薦博文

熱度 29已有 4057 次閱讀2010-8-30 12:43 |

歡迎您敲響遠東之門!
您是想發表博文?還是想申請名博?有關路徑指引如下:
  
1、申請名博:如果能在2個月內發表5篇博文,并能以后每月發布不少于一篇博文,就可以申請名博。申請要求可以通過郵件發給我們,郵箱地址為[email protected].  管理員將及時回復,并為你開辟專屬園地。只要遵守國家法律和行業規則,符合遠東資訊網風格,專屬園地就由您自己耕耘了。
 
 

路過

雷人
4

握手
25

鮮花
1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3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Rgang 2010-9-15 16:35
   danshi wei shenme buneng yong hanzi shuru ne ?
回復 barbaria 2012-2-2 17:20
nashi yinwei ni meiyou hanzi shurufa.
回復 鐵路探傷工 2012-3-16 22:44
ni men zhen shi tai you cai le !
回復 gqking1982 2014-5-19 15:30
haishi yong hanzi hao,kanqilai bushi henxinku。
回復 假面 2014-7-15 14:08
  
回復 56789 2014-9-26 15:59
:添加時光軸記錄:我叫王加起,男,漢族,1987年8月23日出生,山東省臨沂市費縣馬莊鎮牛田村三組人;身份證號371325198708232718,聯系電話:18764916661。
2013年4月,我和老鄉胡平(男,25歲,山東省蒙陰人)經人介紹來到河北省霸州市信安鎮楊各莊村,隨老板趙新國在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蘇橋儲氣庫項目部工地工作,工作內容是操作γ射線探傷機(放射源為銥-192,與2014年5月7日南京放射源丟失事件的放射源相同)進行管道探傷作業。項目經理張晨霞和管理人員以及設備都是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的(以下簡稱方圓公司),另有趙新國帶領的從事一線探傷作業的農民工大約有十人左右,我是其中之一。2013年6月7日晚,我與同事胡平、水源(男,約26歲,山東人)、韓軍(男, 約22歲,山東費縣人)趙勇(男,23歲,山東費縣人)共5人,乘司機宋得水(男,24歲,河北任丘人)駕駛的皮卡車攜帶三臺γ射線探傷機前往工地作業,其中我與 胡平一組,韓軍與 趙勇一組,水源自己一組。水源在作業過程中感覺沒有收回放射源(水源操作的這臺探傷機平時就不好用,方圓公司又不肯修,屬于帶病作業),就電話報告了項目部經理張晨霞,張晨霞就給在另外作業區的王超打電話,要王超過來水源這兒看看。結果王超沒有來。后來,水源給司機宋德水打電話,讓宋德水去接他。大約在6月8號凌晨2點左右,水源攜帶他的那臺γ射線探傷機和我們匯合(當時,該機放射源銥-192已卡在前導管內沒有被收回到防護鉛罐內,處于輻射暴露并高度致人危害狀態)。匯合后,我們5人乘宋德水駕駛的皮卡車(我坐副駕駛位置,水源等4人擠在駕駛室后排。當晚我們作業拍的片子均放在我腳下,后來才發現因受放在后車廂內放射源的照射而全部曝光)由作業工地返回楊各莊村的項目部。途中,大約凌晨4點左右,司機宋德水駕車差一點兒翻到溝里去,他說頭暈(可能和受銥—192照射2個多小時有關)不能開車了,于是我們在王莊子鄉通往112國道的路東側一個加油站內進站休息。我們6人在車上睡了大約4個小時(也被銥-192放射源近距離照射了4個小時,同時該放射源也在作為公共場所的加油站內照射了4個小時,加油站夜間值班人員及過往加油車輛司乘人員均在被銥-192照射范圍之內);到早晨8點左右,我們回到楊各莊村項目部。大家將3臺γ射線探傷機卸下來放在一進大門口影壁內的倉庫里的(周邊近距離就是我們的職工宿舍、楊各莊村民民居、住宅樓、飯店等)后,我們就上二樓睡覺去了(我們睡覺的位置距那臺γ射線探傷機的直線距離不足20米)。睡至中午12點左右,有人上樓叫醒我們,說我們照的片子不合格。我和胡平、趙勇下去看,發現片子全曝光了。有人說是不是銥-192放射源沒有收回去?這才把水源喊下來,水源說,可能是沒有收回去。項目經理張晨霞這才組織人拿報警器(事實證明該報警器是壞的,失靈了)到倉庫里去找源,結果報警器放到水源操作的那臺γ射線探傷機上沒有報警(應該報警),他們就拿著報警器去我們乘坐的那輛皮卡車上去找。我因為犯困,就在倉庫里坐著了。他們在外面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后來一個叫王強的工人進來找到水源操作的那臺探傷機,拿起前導管朝地上一磕,銥—192放射源從前導管內掉了出來。大家一看放射源就在外面,嚇得都從倉庫里跑了出去,到了院子里。后來一個叫王影的工人穿上鉛衣進到倉庫,想把放射源安回到鉛罐里去,沒有成功,馬上就出來了。大家嚇得都沒人敢再進去,后來我看這也不是辦法,總得把源放回去,要不大家都危險。于是,我穿上鉛衣,進到倉庫里,用了大約十幾秒的時間,把源放回到鉛罐里去了,那時大約是下午14點左右。(該放射源已經從凌晨2點到下午14點失控暴露在外時間長達12小時,其中在加油站暴露輻射約4小時,在楊各莊村輻射暴露約6小時)。當天下午,項目部主管經理何愛民和安全主管楊某某(具體名字不詳),把我、水源、張晨霞分別叫到宿舍做了筆錄。第二天(6月9日),公司組織我們當晚一起作業的6人(包括司機宋德水)到保定市職業病防治所體檢。在6月9號晚上作業時,我就感到氣喘、渾身乏力(平時不這樣)。我告訴張晨霞經理說干活沒勁兒,張說讓我休息一天。第二天上午,趙新國和宋德水、龐萬里帶我到了河北省任丘市法醫醫院檢查。下午拿到化驗結果,一個大夫看我的化驗結果說我白細胞、血小板、紅細胞等指標都低。下午正好胡平、韓軍、趙勇三人也趕到了任丘市。趙新國就讓我們4人一起回山東老家了。
我回到山東老家后,先到山東費縣醫院檢查,驗血發現各項指標都低,就去了臨沂市醫院,驗血指標還低,就從6月24開始至7月7日在臨沂市醫院住院治療。臨沂市醫院初步診斷我為:全細胞減少,MDS?免疫相關性全細胞減少?因無法確診,建議我去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天津)做進一步檢查。7月22日,經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天津)診斷,印象為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RCMD,全血細胞減少原因待查。建議我如有條件“行HLA配型并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治療(骨髓移植)”。2014年6月27日,我又到北京解放軍307醫院住院檢查,醫生再次建議我盡快籌錢進行造血干細胞移植(骨髓移植)
我后來通過咨詢和查資料才知道我的傷病完全是因為2013年6月7、8號在方圓公司受銥—192 放射事故輻射造成的“放射病”。因公司當時隱瞞了我在保定職業病防治所的檢查結果,沒有帶我去正規的放射病專業醫院進行有針對性的治療
我家在沂蒙山區,妻子24歲,有一個3歲的兒子,父母年過半百,全家都是農民。從去年6月,我在工地作業受輻射致傷后,就喪失了勞動能力,不能工作;先后輾轉費縣醫院、臨沂市醫院、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天津)、北京解放軍307醫院等醫療機構治療,花費了十幾萬元,不僅花光了家里這些年的積蓄還向親戚、朋友借了很多債。別說花費巨額費用進行骨髓移植,就是住院現在都住不起,就靠每月輸一次血維持著。在這一年來,我多次找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方圓公司總經理王青春、項目經理何愛民讓我找老板趙新國,他們公司不負責任;我找趙新國,趙新國只答應給我解決去年的醫藥費,其他的和以后的費用不管了。
我所在工地的涉事企業為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是大型國企下屬企業。(公司地址:河北省任丘市華北石油工程建設公司院內;法定代表人是執行董事馬廣申;總經理是王青春;投資股東是中石油管道局);所在工地是投資60億元的中石油蘇橋儲氣庫群配套工程項目。方圓公司在整個工作當中嚴重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及操作規程才造成重大輻射事故的發生和特別嚴重的后果。
沒有 安全培訓,沒有配備安全輻射測量計,沒有安全員。就違章上崗。如不真實我愿負法律責任。
大家幫你轉發收起
9月17日 19:05 來自vivo
回復 56789 2014-9-26 16:00
gqking1982: haishi yong hanzi hao,kanqilai bushi henxinku。
:添加時光軸記錄:我叫王加起,男,漢族,1987年8月23日出生,山東省臨沂市費縣馬莊鎮牛田村三組人;身份證號371325198708232718,聯系電話:18764916661。
2013年4月,我和老鄉胡平(男,25歲,山東省蒙陰人)經人介紹來到河北省霸州市信安鎮楊各莊村,隨老板趙新國在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蘇橋儲氣庫項目部工地工作,工作內容是操作γ射線探傷機(放射源為銥-192,與2014年5月7日南京放射源丟失事件的放射源相同)進行管道探傷作業。項目經理張晨霞和管理人員以及設備都是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的(以下簡稱方圓公司),另有趙新國帶領的從事一線探傷作業的農民工大約有十人左右,我是其中之一。2013年6月7日晚,我與同事胡平、水源(男,約26歲,山東人)、韓軍(男, 約22歲,山東費縣人)趙勇(男,23歲,山東費縣人)共5人,乘司機宋得水(男,24歲,河北任丘人)駕駛的皮卡車攜帶三臺γ射線探傷機前往工地作業,其中我與 胡平一組,韓軍與 趙勇一組,水源自己一組。水源在作業過程中感覺沒有收回放射源(水源操作的這臺探傷機平時就不好用,方圓公司又不肯修,屬于帶病作業),就電話報告了項目部經理張晨霞,張晨霞就給在另外作業區的王超打電話,要王超過來水源這兒看看。結果王超沒有來。后來,水源給司機宋德水打電話,讓宋德水去接他。大約在6月8號凌晨2點左右,水源攜帶他的那臺γ射線探傷機和我們匯合(當時,該機放射源銥-192已卡在前導管內沒有被收回到防護鉛罐內,處于輻射暴露并高度致人危害狀態)。匯合后,我們5人乘宋德水駕駛的皮卡車(我坐副駕駛位置,水源等4人擠在駕駛室后排。當晚我們作業拍的片子均放在我腳下,后來才發現因受放在后車廂內放射源的照射而全部曝光)由作業工地返回楊各莊村的項目部。途中,大約凌晨4點左右,司機宋德水駕車差一點兒翻到溝里去,他說頭暈(可能和受銥—192照射2個多小時有關)不能開車了,于是我們在王莊子鄉通往112國道的路東側一個加油站內進站休息。我們6人在車上睡了大約4個小時(也被銥-192放射源近距離照射了4個小時,同時該放射源也在作為公共場所的加油站內照射了4個小時,加油站夜間值班人員及過往加油車輛司乘人員均在被銥-192照射范圍之內);到早晨8點左右,我們回到楊各莊村項目部。大家將3臺γ射線探傷機卸下來放在一進大門口影壁內的倉庫里的(周邊近距離就是我們的職工宿舍、楊各莊村民民居、住宅樓、飯店等)后,我們就上二樓睡覺去了(我們睡覺的位置距那臺γ射線探傷機的直線距離不足20米)。睡至中午12點左右,有人上樓叫醒我們,說我們照的片子不合格。我和胡平、趙勇下去看,發現片子全曝光了。有人說是不是銥-192放射源沒有收回去?這才把水源喊下來,水源說,可能是沒有收回去。項目經理張晨霞這才組織人拿報警器(事實證明該報警器是壞的,失靈了)到倉庫里去找源,結果報警器放到水源操作的那臺γ射線探傷機上沒有報警(應該報警),他們就拿著報警器去我們乘坐的那輛皮卡車上去找。我因為犯困,就在倉庫里坐著了。他們在外面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后來一個叫王強的工人進來找到水源操作的那臺探傷機,拿起前導管朝地上一磕,銥—192放射源從前導管內掉了出來。大家一看放射源就在外面,嚇得都從倉庫里跑了出去,到了院子里。后來一個叫王影的工人穿上鉛衣進到倉庫,想把放射源安回到鉛罐里去,沒有成功,馬上就出來了。大家嚇得都沒人敢再進去,后來我看這也不是辦法,總得把源放回去,要不大家都危險。于是,我穿上鉛衣,進到倉庫里,用了大約十幾秒的時間,把源放回到鉛罐里去了,那時大約是下午14點左右。(該放射源已經從凌晨2點到下午14點失控暴露在外時間長達12小時,其中在加油站暴露輻射約4小時,在楊各莊村輻射暴露約6小時)。當天下午,項目部主管經理何愛民和安全主管楊某某(具體名字不詳),把我、水源、張晨霞分別叫到宿舍做了筆錄。第二天(6月9日),公司組織我們當晚一起作業的6人(包括司機宋德水)到保定市職業病防治所體檢。在6月9號晚上作業時,我就感到氣喘、渾身乏力(平時不這樣)。我告訴張晨霞經理說干活沒勁兒,張說讓我休息一天。第二天上午,趙新國和宋德水、龐萬里帶我到了河北省任丘市法醫醫院檢查。下午拿到化驗結果,一個大夫看我的化驗結果說我白細胞、血小板、紅細胞等指標都低。下午正好胡平、韓軍、趙勇三人也趕到了任丘市。趙新國就讓我們4人一起回山東老家了。
我回到山東老家后,先到山東費縣醫院檢查,驗血發現各項指標都低,就去了臨沂市醫院,驗血指標還低,就從6月24開始至7月7日在臨沂市醫院住院治療。臨沂市醫院初步診斷我為:全細胞減少,MDS?免疫相關性全細胞減少?因無法確診,建議我去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天津)做進一步檢查。7月22日,經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天津)診斷,印象為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RCMD,全血細胞減少原因待查。建議我如有條件“行HLA配型并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治療(骨髓移植)”。2014年6月27日,我又到北京解放軍307醫院住院檢查,醫生再次建議我盡快籌錢進行造血干細胞移植(骨髓移植)
我后來通過咨詢和查資料才知道我的傷病完全是因為2013年6月7、8號在方圓公司受銥—192 放射事故輻射造成的“放射病”。因公司當時隱瞞了我在保定職業病防治所的檢查結果,沒有帶我去正規的放射病專業醫院進行有針對性的治療
我家在沂蒙山區,妻子24歲,有一個3歲的兒子,父母年過半百,全家都是農民。從去年6月,我在工地作業受輻射致傷后,就喪失了勞動能力,不能工作;先后輾轉費縣醫院、臨沂市醫院、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天津)、北京解放軍307醫院等醫療機構治療,花費了十幾萬元,不僅花光了家里這些年的積蓄還向親戚、朋友借了很多債。別說花費巨額費用進行骨髓移植,就是住院現在都住不起,就靠每月輸一次血維持著。在這一年來,我多次找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方圓公司總經理王青春、項目經理何愛民讓我找老板趙新國,他們公司不負責任;我找趙新國,趙新國只答應給我解決去年的醫藥費,其他的和以后的費用不管了。
我所在工地的涉事企業為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是大型國企下屬企業。(公司地址:河北省任丘市華北石油工程建設公司院內;法定代表人是執行董事馬廣申;總經理是王青春;投資股東是中石油管道局);所在工地是投資60億元的中石油蘇橋儲氣庫群配套工程項目。方圓公司在整個工作當中嚴重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及操作規程才造成重大輻射事故的發生和特別嚴重的后果。
沒有 安全培訓,沒有配備安全輻射測量計,沒有安全員。就違章上崗。如不真實我愿負法律責任。
大家幫你轉發收起
9月17日 19:05 來自vivo
回復 56789 2014-9-26 16:07
鐵路探傷工: ni men zhen shi tai you cai le !
 
   我叫王加起,男,漢族,1987年8月23日出生,山東省臨沂市費縣馬莊鎮牛田村三組人;身份證號371325198708232718,聯系電話:18764916661。
   
   2013年4月,我和老鄉胡平(男,25歲,山東省蒙陰人)經人介紹來到河北省霸州市信安鎮楊各莊村,隨老板趙新國在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蘇橋儲氣庫項目部工地工作,工作內容是操作γ射線探傷機(放射源為銥-192,與2014年5月7日南京放射源丟失事件的放射源相同)進行管道探傷作業。項目經理張晨霞和管理人員以及設備都是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的(以下簡稱方圓公司),另有趙新國帶領的從事一線探傷作業的農民工大約有十人左右,我是其中之一。2013年6月7日晚,我與同事胡平、水源(男,約26歲,山東人)、韓軍(男, 約22歲,山東費縣人)趙勇(男,23歲,山東費縣人)共5人,乘司機宋得水(男,24歲,河北任丘人)駕駛的皮卡車攜帶三臺γ射線探傷機前往工地作業,其中我與 胡平一組,韓軍與 趙勇一組,水源自己一組。水源在作業過程中感覺沒有收回放射源(水源操作的這臺探傷機平時就不好用,方圓公司又不肯修,屬于帶病作業),就電話報告了項目部經理張晨霞,張晨霞就給在另外作業區的王超打電話,要王超過來水源這兒看看。結果王超沒有來。后來,水源給司機宋德水打電話,讓宋德水去接他。大約在6月8號凌晨2點左右,水源攜帶他的那臺γ射線探傷機和我們匯合(當時,該機放射源銥-192已卡在前導管內沒有被收回到防護鉛罐內,處于輻射暴露并高度致人危害狀態)。匯合后,我們5人乘宋德水駕駛的皮卡車(我坐副駕駛位置,水源等4人擠在駕駛室后排。當晚我們作業拍的片子均放在我腳下,后來才發現因受放在后車廂內放射源的照射而全部曝光)由作業工地返回楊各莊村的項目部。途中,大約凌晨4點左右,司機宋德水駕車差一點兒翻到溝里去,他說頭暈(可能和受銥—192照射2個多小時有關)不能開車了,于是我們在王莊子鄉通往112國道的路東側一個加油站內進站休息。我們6人在車上睡了大約4個小時(也被銥-192放射源近距離照射了4個小時,同時該放射源也在作為公共場所的加油站內照射了4個小時,加油站夜間值班人員及過往加油車輛司乘人員均在被銥-192照射范圍之內);到早晨8點左右,我們回到楊各莊村項目部。大家將3臺γ射線探傷機卸下來放在一進大門口影壁內的倉庫里的(周邊近距離就是我們的職工宿舍、楊各莊村民民居、住宅樓、飯店等)后,我們就上二樓睡覺去了(我們睡覺的位置距那臺γ射線探傷機的直線距離不足20米)。睡至中午12點左右,有人上樓叫醒我們,說我們照的片子不合格。我和胡平、趙勇下去看,發現片子全曝光了。有人說是不是銥-192放射源沒有收回去?這才把水源喊下來,水源說,可能是沒有收回去。項目經理張晨霞這才組織人拿報警器(事實證明該報警器是壞的,失靈了)到倉庫里去找源,結果報警器放到水源操作的那臺γ射線探傷機上沒有報警(應該報警),他們就拿著報警器去我們乘坐的那輛皮卡車上去找。我因為犯困,就在倉庫里坐著了。他們在外面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后來一個叫王強的工人進來找到水源操作的那臺探傷機,拿起前導管朝地上一磕,銥—192放射源從前導管內掉了出來。大家一看放射源就在外面,嚇得都從倉庫里跑了出去,到了院子里。后來一個叫王影的工人穿上鉛衣進到倉庫,想把放射源安回到鉛罐里去,沒有成功,馬上就出來了。大家嚇得都沒人敢再進去,后來我看這也不是辦法,總得把源放回去,要不大家都危險。于是,我穿上鉛衣,進到倉庫里,用了大約十幾秒的時間,把源放回到鉛罐里去了,那時大約是下午14點左右。(該放射源已經從凌晨2點到下午14點失控暴露在外時間長達12小時,其中在加油站暴露輻射約4小時,在楊各莊村輻射暴露約6小時)。當天下午,項目部主管經理何愛民和安全主管楊某某(具體名字不詳),把我、水源、張晨霞分別叫到宿舍做了筆錄。第二天(6月9日),公司組織我們當晚一起作業的6人(包括司機宋德水)到保定市職業病防治所體檢。在6月9號晚上作業時,我就感到氣喘、渾身乏力(平時不這樣)。我告訴張晨霞經理說干活沒勁兒,張說讓我休息一天。第二天上午,趙新國和宋德水、龐萬里帶我到了河北省任丘市法醫醫院檢查。下午拿到化驗結果,一個大夫看我的化驗結果說我白細胞、血小板、紅細胞等指標都低。下午正好胡平、韓軍、趙勇三人也趕到了任丘市。趙新國就讓我們4人一起回山東老家了。
   我回到山東老家后,先到山東費縣醫院檢查,驗血發現各項指標都低,就去了臨沂市醫院,驗血指標還低,就從6月24開始至7月7日在臨沂市醫院住院治療。臨沂市醫院初步診斷我為:全細胞減少,MDS?免疫相關性全細胞減少?因無法確診,建議我去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天津)做進一步檢查。7月22日,經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天津)診斷,印象為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征,RCMD,全血細胞減少原因待查。建議我如有條件“行HLA配型并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治療(骨髓移植)”。2014年6月27日,我又到北京解放軍307醫院住院檢查,醫生再次建議我盡快籌錢進行造血干細胞移植(骨髓移植)
我后來通過咨詢和查資料才知道我的傷病完全是因為2013年6月7、8號在方圓公司受銥—192 放射事故輻射造成的“放射病”。因公司當時隱瞞了我在保定職業病防治所的檢查結果,沒有帶我去正規的放射病專業醫院進行有針對性的治療
   我家在沂蒙山區,妻子24歲,有一個3歲的兒子,父母年過半百,全家都是農民。從去年6月,我在工地作業受輻射致傷后,就喪失了勞動能力,不能工作;先后輾轉費縣醫院、臨沂市醫院、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天津)、北京解放軍307醫院等醫療機構治療,花費了十幾萬元,不僅花光了家里這些年的積蓄還向親戚、朋友借了很多債。別說花費巨額費用進行骨髓移植,就是住院現在都住不起,就靠每月輸一次血維持著。在這一年來,我多次找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方圓公司總經理王青春、項目經理何愛民讓我找老板趙新國,他們公司不負責任;我找趙新國,趙新國只答應給我解決去年的醫藥費,其他的和以后的費用不管了。
   我所在工地的涉事企業為河北方圓工程檢測有限公司,是大型國企下屬企業。(公司地址:河北省任丘市華北石油工程建設公司院內;法定代表人是執行董事馬廣申;總經理是王青春;投資股東是中石油管道局);所在工地是投資60億元的中石油蘇橋儲氣庫群配套工程項目。方圓公司在整個工作當中嚴重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及操作規程才造成重大輻射事故的發生和特別嚴重的后果。
沒有配備安全員,沒有安全培訓,沒有配備安全輻射測量計,
出事故虛報醫院檢查結果,不及時給于治療

facelist doodle 涂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注冊

Copyright   ©2004-2020  遠東無損檢測資訊網主辦單位:南京琺屹會務會展有限公司    蘇ICP備19075663號
今日福彩3d藏机诗汇总